位置导航:张家口资讯网总站 > 张家口旅游张家口旅游网-张家口资讯网旗下网站 ,提供张家口旅游景点、张家口旅行社、张家口滑雪、旅游资讯等信息

旅游动态

张家口张北元中都的文化守望
作者 Admin 关注次数 更新时间 2018-01-12

元中都宫城西墙

黯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

在湮没于历史烽烟700多年后,2017年12月2日,国家文物局正式公布了第三批国家考古遗址公园名单,地处塞外边城张家口的元中都遗址最终入选,成为河北省历史上首个国家考古遗址公园。

这一刻,对于河北省文物考古和保护工作,无疑具有里程碑式意义。那么,元中都遗址如何实现了河北零的突破成功入选?围绕考古发掘、文物保护等环节,河北省究竟做了哪些工作?这些工作,对今后河北省的文物考古和保护利用有哪些借鉴意义?

“活化石”:见证元代遗失的都城

若干年后,考古学者张春长已垂垂老矣,当他再回忆起2017年12月2日早晨时,除了寒冷的北风,可能就是这句话:“元中都遗址入选国家考古遗址公园。老兄,你威武了!”

威武这个词,从来和瘦弱的张春长不沾边。但那天清早,当一身脏泥的张春长拖着疲惫的身躯爬出行唐故郡探方,见到这条故友发来的短信时,他突然间觉得自己真的很威武,想大哭想大笑。然而,不擅言谈的他还是压住内心的激动,静静地抽了一根烟,然后背靠土垄发了一条朋友圈,仅仅写了这样一句话:

“那个曾经荒凉的地方,曾经和我有点儿关系。”

烟花易冷,往事随风。“荒凉的地方”俗称“白城子”,也就是如今世人所熟知的张家口市张北县馒头营乡元中都遗址。而那个“曾经”,其实整整耗费了以任亚珊、张春长为领队的考古队员们长达十年的青春。“从30岁出头,一直到40来岁,我们那一批人最宝贵的光阴,全融在了那个荒草漠漠、冰雪覆盖的边陲之地。”张春长目光中闪着泪和笑。

这不是一般的发掘,是我国考古历史上少有的“主动性发掘”,而之所以“主动”,其实正是为了寻觅和论证一个草原民族所建王朝遗失的都城。都城,对于一个王朝和国家的意义,已无须赘述,如长安城之于汉唐、汴京和杭州之于赵宋、北京城之于明清。但这些都城及其建筑在后世考古学、历史学、建筑学上来说,存在一个为常人所不熟悉的难点,即文化层叠加。换言之,很难严格界定那些遗存及建筑的确切年代和演变历程。

比如目前正在进行考古挖掘的正定开元寺南广场遗址,尽管出土了不少器物,但文化层太过丰厚,至少涉及晚唐、五代、北宋、金、元、明、清等7个历史时期的连续文化层叠压。而这些信息,唯有进行真正发掘才能提取出来,并且需要仔细分析考证才能逐步弄清楚其演变真相,还原正定古城城池逐渐扩建演变过程。

这个工作是漫长而艰辛的。那么,有没有这样一座城,既历史地位重要,又信息明确单纯,同时能够准确反映中国古代都城的营造制度呢?很显然,是元中都。

据《元史》记载:大德十一年(1307年),元朝皇帝元武宗孛儿只斤·海山,在旺兀察都肇建元中都,与大都(今北京)、上都(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盟正蓝旗一带)并称“三都”,存世五十多年后被烧毁。

不到一年就编纂完成的《元史》,其粗糙众所周知,许多地方记载模糊,甚至错误。再加上元代本身的史料就少,所以后世已不知所谓“旺兀察都”在哪儿,明清两代地方志的记载更是以讹传讹。“白城子”就这么湮没消失在历史中。

元中都遗址被重新发现的过程极具偶然性和戏剧性,而争议更是不断。1997年,关于“白城子”就是元中都的争论到达顶峰。当年7月,当时的国家文物局局长张文彬、著名考古学家宿白、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徐苹芳、省文物局副局长刘世枢、省文物研究所副所长任亚珊等前往“白城子”进行了实地考察。也正是在这种背景下,河北省一批风华正茂的考古工作者汇聚坝上,扎根荒野,开始了长达十年的考古发掘。

“城大致是方正的,坐北朝南,宫城内有一些微微鼓出地面的土包,以高台为中心、南北为轴线对称排列。”回忆起初次驻足这片废墟时的情景,张春长说,中国古代宫殿建筑的设计思想是“天子中而处”“以高为贵”,“站在台上眺望,不仅观风看水望地势,甚至追着大雁看,我突然有种奇妙感觉,此乃形胜之地,绝非寻常所在”。

此后的考古发掘证明,张春长当时立足之地就是元中都宫城正殿——一号大殿的基址所在。而经过漫长的勘探、测绘,考古人员进一步确定,白城子的城墙由内向外由宫城、皇城、郭城(外城)三重城墙相套而成。“三重城墙,是只有都城才能采用的、等级最高的城市规格。建筑对称布局,是古代中原都城建造的传统。”张春长说,虽然都是都城等级,但元中都与元大都的规模相差甚远,与位于今内蒙古锡林郭勒的元上都却基本相当,“作为陪都,其规模和环境与上都相似,这是合乎礼法规制的。”

而随着考古的深入,一种在元代考古发掘中前所未见的角台结构显露出来——角楼台基平面呈曲尺形、从宫城西南角起向东向北呈三级缩折后分别与宫城的南墙和西墙连接。这就是传说中的“三出阙”结构,源于汉唐流行的建筑形制。而更重要的是,“三出阙”是阙制中的最高等级,是“天子之制”,即显示其天下独尊的标志性建筑形制,这再次为证实白城子为元中都遗址提供了有力论据。

“元中都考古发掘是河北省在坝上地区进行的首次考古发掘,成果非常丰厚。”张春长说,作为草原民族入主中原后又返回草原所建的都城,元中都可谓上承宋金、下启明清,对于了解我国古代都城制度的渊源演变极为重要。同时,这毕竟是一个由马背上的民族建立的都城,从选址到都城设计的细节,都受到草原文化的影响,“可称之为元代都城‘活化石’,是研究元代都城的珍贵考古实料,汇聚草原和农耕两大文明,尤其在研究元代都城建设理念、城市制度、建筑特征以及雕塑工艺方面的标本作用,无可替代。”

“破谜团”:揭开元代宫廷那扑朔迷离一页

曾经参与修复元中都遗址一号大殿的省古代建筑所第一研究室主任刘国宾,最近正在读海子的诗,其中一句令他特别有感触:“群山正在下雪,山坳中梅树流淌着今年冬天的血,无人知道的,寂静的鲜血。”12月5日,刘国宾对记者说,海子这句诗令他想起元中都的前世今生。

已有三座都城(哈剌和林、

张家口楼盘
张家口资讯网-旅游频道-张家口旅游网门户平台-张家口旅游景点、张家口旅行社、旅游信息一网打尽! 业务热线:13253111580 QQ:432475